風雨兼程六十載,以草為業伴終身。時代先鋒鑄匠人,共濟百年盼草興。

中國的紀年有特殊魅力,一個甲子的記憶,似乎遠遠溢出60年時光的河道。它有一種運動的、歷史的流年的張力,令人流連忘返,韻味濃郁。作為草原分類法開創人之一的胡自治先生,以自身畢生的學術旅程為主線,回顧了他眼中的“建黨百年征程”以及草業科學蓬勃發展的近況,而關于草業與青年的關系他也給出了幾點希望與祝愿。

遇草·初心明

繼周院士真正意義上的開山“弟子”。他深情回憶說:“任繼周先生對我有知遇之恩,1959年收我讀他的研究生,1962年臨近畢業時,他又鄭重告訴我,希望我能留下來與大家一起共事?!碑敃r,胡自治的母親因腦溢血癱瘓在床,原本他打算從武威黃羊鎮返回蘭州工作,以便陪護母親,給予悉心照料。

“我要像任繼周先生一樣到最艱苦的地方、到祖國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痹诮洑v了一番思想斗爭后,胡自治遵從自己的初心,篤定學農愛農之情,投身強農報國實踐,選擇了他一生所摯愛、所向往的事業。對于母親的牽掛,父親則用一句話堅定了他的志向,“我有一雙鐵肩膀,家里的事我能承擔?!?

▲1995年胡自治與任繼周院士(左)商討甘肅農業大學草業學院教學工作

興草·亙流芳

胡先生沒有辜負任繼周院士的信任,胡自治在草業學科創立與建設、草業倫理構建與科技創新、草業科學教學體系研究等方面頗有建樹,取得了令世人仰慕的成果。在多年的學術研究中,他們二人合作共同提出了天然草原和人工草地綜合順序分類法,以及評價草原生產能力的畜產品單位系統。他還提出草業是與農業和林業并立的第一性生產又兼具第二性生產的論點,為大生態視閾下的草業科學研究立柱架梁,取得了杰出功績。

同時傾心于我國草業科教事業的胡自治教授,在漫長教育生涯中的言行修為,完美詮釋了“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的師道精神。這種“傳道”之“道”深刻蘊含在“授業”“解惑”的碧血丹心歷程中。

以德立身、以德立學、以德施教。自1962年開始從事教學工作以來,在草業科學研究、教育領域里,胡自治一走便是近60年。在這一個甲子的歲月里,他一直在草業科學這塊沃土上勤奮躬耕、盡心盡責。半個多世紀的堅守,他始終保持著教師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精神。

▲1998年胡自治與博士生蒲小鵬(右)在甘肅農業大學天祝高山草原試驗站

百年·鑄黨魂

胡自治先生文革之后才加入中國共產黨,對此他深表慚愧。其實他很年輕的時候就提出入團入黨,因為家庭的因素,他的父親參加過國外的科學考察,在文革時期這就是很大的政治問題,因此他入黨的腳步就暫停了,文革以后把事情搞清楚了,胡先生也就很快的發展入黨。胡自治先生說:“我入黨就是為了能夠在黨的教育和領導之下為建設我們的祖國而努力的?!睆倪@質樸的話語中,我們不難看出胡先生一生的價值追求。

胡先生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1981年,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廣大知識分子迎來了明媚春天。這一年,甘肅省委接納了任繼周的建議,決定在蘭州組建甘肅草原生態研究所,并在資金、人員、場地上予以全力支持。但胡自治作為“獨苗”,被留在了甘肅農業大學。任繼周對胡自治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把甘肅農業大學草原系的攤子守住,為我國草原事業的發展壯大打牢人才根基。對于老師的囑托,胡自治時刻銘記在心、付諸于行。

1992年,甘肅農業大學草原系和甘肅草原生態研究所聯合共建我國第一個草業學院,胡自治擔任首任院長。在胡自治的帶領下,全院師生的共同努力,甘肅農業大學草業科學專業成為全國同學科排行榜第一名。胡先生全心全意地,把全部力量投入到草業教學和科學研究事業中,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成績,這樣的經歷也昭示著胡先生入黨時的初心與誓言。

如今,胡自治先生已從一個熱血青年變成了耄耋老者,但始終關注著國家草業科學發展的動向。他提出:“國家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建立祁連山、三江源國家公園,是草業發展的契機,也是草業教育的新階段、新機會。面對黨和國家對發展草業的期望,草業教育工作者應該自覺肩負起為國家培養草業人才的重擔?!睂τ谀壳安輼I教育存在的問題,他強調要更注重人的因素,找到一個合適的領導人,通過發揮人的能動性,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辦好草業科學教學工作。

承草·寄明日

胡自治先生熱愛自己所學的專業,非常希望他從事的草業科學專業能夠得到進一步的快速發展,對青年一代草業人,他表達了自己的殷殷期盼,也提出了一些建議:一是希望同學們鍛煉身體,保證身體好,因為身體是學習和工作的本錢;二是希望同學們不斷的在政治上面追求進步,樹立正確的人生觀,早日入團入黨;三是希望同學們也熱愛專業,努力學習科學知識,成為建設國家的高水平的科技人才;最后希望同學們能夠學好一門外語,有機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胡自治先生“藝高為師、德高為范”,他在草業界的“藝高”人盡皆知,在師德、師風方面更是堪稱典范。治學之道,幾十年如一日,恪盡職守、敬業奉獻;待人之道,則如涓涓細流、海納百川,平易近人、尊師愛生,不僅成就卓著,還上善若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 2003年參加在甘肅農業大學召開的中美草原畜牧業研討會時胡自治(前左)

高山仰止,風范長存。胡自治先生,正如任繼周院士在《胡自治文集》序言中給其做出的評價:“人生何為須洞徹,沉潛篤誠而敬業。團隊護持畢生功,精雕細刻耐寂寞”。

百年之下,匠心匠人,以草為業,護草為安。希望我們都能在不斷品讀先生故事的過程中,找到時代的縮影,體悟黨與國家成長的不易艱辛,明確青年責任,敢為人先,不負韶華,不負先生所托!

上一篇文章:“兩山”理論在草原沙化區的新實踐——阿魯科爾沁旗沙地苜蓿產業釋放生態效益

下一篇文章:草都集團榮獲內蒙古農牧業優勢產業集群領軍企業